“呜……谢谢……谢谢大哥哥”。

    看到近在咫尺的锋锐小刀被一道看都看不见的“空气”直接击碎,已经害怕的瘫软在地上的小女孩哪里还不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救星?趁着几个混混瞪大眼睛目瞪口呆的时候,赶快全力挣脱了禁锢的少女几乎是凭借着求生的本能一边大声表示感谢一边赶紧跑到了伽纳提卡的身后。

    虽然此时此刻的少年可以说是刚刚从垃圾堆里站起身来的,脏兮兮的臭味萦绕着这位颓唐“流浪汉”的全身上下,但是已经吓坏了的小女孩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为了抓住仅有的、从天而降的救命稻草,她都恨不得紧紧抱住及时挺身而出的流浪者了。

    “…………谢?有什么好感谢的?我这样的家伙哪里值得感谢?”

    得到了美丽女孩子的谢意,如果是一般的勇敢年轻人说不定就要好好利用这样的机会展现一下自己的英雄本色了,但是无视掉一众混混们惊恐的目光、回头看了看小女孩被泪水打湿的清秀面孔,被当成救星感谢的伽纳提卡能够感受到的情绪却只有一片不知所措的悲戚。

    遥想当年,和那位少女“潘多拉”一起决定带领贫民反抗贵族剥削的自己哪里有过半点的犹豫想法?遥想当年,自己受到仇恨驱使肆意屠戮所谓的“冷漠旁观者”时又何曾心生分毫怜悯?

    但是到了今天…………漫长的时光已经无声流逝,恶魔的鲜血更是浸染了片片皮甲,那个名为“复仇者”的伽纳提卡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呢?所谓的“真我”有到底存在于何处?

    曾经的“勇者”怕是早就和那些珍贵的回忆一样面目全非了吧。

    “…………”

    “好了,没事了,赶快回家吧,以后不要再进入这种黑漆漆的小巷了”。

    有点机械化的低垂头颅叮嘱着年幼的女孩,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伽纳提卡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我不是发誓要成为一个最疯狂的邪恶者么?我不是要努力变强向诸神复仇吗?为什么我会在这个偏僻的角落用这样的语气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摆脱危险?我是谁?我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默默的看着接连表达谢意的少女认真的点头答应,伽纳提卡突然感觉自己身边的一切事物都再次变得如梦似幻般失去了真切。

    真正的梦幻总会有清醒的时候,这样的幻梦却注定无始无终。

    “谢谢你,大哥哥……这……这束花送给你……那个……非常感谢”!

    备受惊吓的少女当然无法看出伽纳提卡的心事重重,眼看着几个愣神的混混似乎又开始用凶狠的余光注视自己,漆黑马尾辫都在微风中发颤的小女孩已经忍不住要转身逃跑了。

    于是迅速从一堆沾染了灰尘的花束抽出一朵最完整、漂亮的洁白花枝放在了伽纳提卡的手掌中,好不容易平复下情绪的女孩便赶快转身小跑离开了巷子。

    对于无辜的她来说,今天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可怕的噩梦遭遇,她和流浪汉形象伽纳提卡之间的相逢也远远称不上“邂逅”,离开了这个幽暗的巷口,她的人生依然还是售卖花朵补贴家用、暗恋酒馆里帅气的三流吟游诗人小鹿乱撞。

    送出那支白花的举动甚至可能是一个贫民女孩人生中仅有的、近距离接触职业者的机会。

    然而对于陷入了沉思与迷茫的少年复仇者来说…………这一束花朵的意义就太过于超乎寻常了…………

    “喂喂,不要……不要以为是职业者就……就可以嚣张呀,我二舅姑父的四哥姐姐也……也是一个战士学徒呢…………”

    看到自己的“猎物”都已经跑掉了,几个浑身直冒冷汗的混混当然也想趁机赶紧溜走。

    要知道,哪怕是在传奇法师统治的皇国之中,职业者的数量放在一个人口总量超过四十亿的国度里也是堪称极为稀少的,突然遇到一个“路见不平”的职业者,一众不过是普通人的混混当然会吓得两股战战肝胆俱裂了,如果不是身材高大的伽纳提卡堵住了小巷唯一的出口,这几个欺软怕硬的家伙怕是早就连滚带爬落荒而逃了。

    不过……恐怕那个吃了药、好面子放狠话的混混头目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吵吵闹闹”的威胁对象可是一个精神情绪极度不稳定的传奇战士…………

    “别吵”。

    还没等口舌不清的一段话说完,一句夹杂着精神力波动的轻喝就骤然打断了他的语句。

    没错,这当然只是一点简单的轻喝,对于传奇强者而言只不过是习惯性的说话放大一点音量罢了。

    然而轻柔的两三下拍打对于蝼蚁来说岂不是相当于泰山碾压骸骨?面对如此强力的精神力波动,几个不过是普通人的恶棍可是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瞬间立毙当场。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死亡并没有引起伽纳提卡的丝毫注意,因为此时此刻,目光混浊的少年还在注视着手中的花束呆呆发愣——在得到了这支鲜花的一瞬间,他久违的体会到了那十多万年都没有感受过的熟悉情感。

    这种情感叫做快乐。

    是的,这只是一朵普通的田野白花而已,但是在如今的“少年复仇者”眼中,它的花瓣却仿佛被白玉雕刻而成,又好似晶莹剔透的水晶般闪烁光彩,每一个洁净的点点露珠都恍若魔镜般映衬着一个从没有改变过的少年的面孔。

    那是伽纳提卡自己的面孔…………

    “我真的有所改变吗?我真的得到过成长吗?我真的……已经万劫不复了吗”?

    握紧充满力量的手指,感受着澎湃的斗气在灵魂中咆哮飞旋,泪眼朦胧的少年自言自语的对自己低声发出了质问。

    不过这一次,他的耳边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全无答案存在。

    因为就在伽纳提卡的话音刚落之时,一个空灵的声音便如同凭空乍现一般在这处偏僻的小巷中回荡奏响:

    “怎么会呢?可怜的孩子?你的心灵只不过是被无谓的仇恨掩盖了而已,你如今的反思又怎么能说不是一种成长?你的善行已经帮助你从罪恶的深渊中迈步而出,回归了纯净的灵魂又岂会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