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

    “嘿嘿,我们是热心群众?!?br />
    面对警察的疑问,陈白和杨平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相当默契的同时开口答道。

    “有时间吗?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吧?!?br />
    问话的警察仍旧在打量着陈白和杨平两人,尤其是陈白,多年以来的从业经验告诉他,陈白身上的杀气甚至比一般的杀人犯还要重,绝对不简单!

    这种杀气,可不是与生俱来的。

    唯有常年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在生死线上游走的人,历经了一次又一次鲜血的洗礼后,才能培养出这样令人心悸的杀气!

    一个资深警察碰到了陈白这样的人,当然不可能放过他,虽然在场有不少人都目睹了陈白与杨平两人制服劫匪的一幕,但坏人的敌人,不一定就是好人。

    陈白自然也是猜出了这个警察的想法,不禁一阵失笑,扭头对杨平使了个眼色。

    看到他们两人之间在进行眼神交流的这个小动作,那个问话的警察已经本能的打开了手枪保险。

    之后杨平眼看着尖嘴猴腮的家伙,以及地上那个晕了的家伙被几个警察带着离开,这才上去将那个警察拉到一旁,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从上衣兜里摸出一个黑皮证件。

    将上面印有国徽的证件递过去后,杨平这才低声说道:“兄弟,笔录就不用做了吧?我们等会儿还有点事呢?!?br />
    那名警察看到杨平手里的黑皮证件时,不由的眼前一亮,接过证件后只是小心避开群众的目光,打开来扫了一眼,马上就辨别出了真伪。

    将证件递给杨平后,警察的眼神已经明显要比之前友好了许多,但还是朝着陈白的方向努了努嘴,“他的呢?”

    杨平打着哈哈收回自己的证件,抛给那警察一个媚眼,“他的现在不大方便,比我高级一点儿,兄弟你体谅一下哈?!?br />
    这话说出口,意思其实已经很明显了,杨平摆明了就是在告诉这个警察,他的权限还不够级别查看陈白的证件。

    并且这也不算是夸大其词,要知道剑齿虎特战队的存在,即便是在云南第五军区,也不是公开的,第五军区很多寻常部队的人都知道陈白这个狙王的称号,但却很少有人知道陈白是隶属于哪个编制的。

    甚至于都有人在怀疑,陈白这个人是不是军区虚构出来为了给他们励志的。

    就连杨平所在的特警部队,也是因为这次的联合执行任务,才得知了剑齿虎这把钢刀的存在,并且特警部队就连杨刚也不例外,每一个人都是签了保密协议,并且对着党旗发过誓的。

    听了杨平的解释后,那名警察明显迟疑了一下,将信将疑的多看了陈白两眼,最后还是选择作罢。

    最终只是几个警察带着两个劫匪离开,附近围观的群众也作鸟兽散各忙各的去了,并没有人再搭理陈白和杨平两人。

    这场闹剧暂时平息后,两人回到服装店里坐下,宁静很体贴的为他们端来两杯热茶。

    “刚才谢谢你了?!苯杷旁谘钇矫媲笆?,宁静很合时宜的顺便道了声谢。

    杨平自然知道她的用意,当下便心领神会的跟着顺杆网上爬,“嘿嘿,没事没事,?;なδ复笕说陌踩?,是咱们做徒弟的应尽的本分??!”

    宁静抿嘴莞尔一笑,俯身在陈白脸上深深的烙下一个吻,“你们先聊着,我去算完上周的账,咱们就出去吃饭啊?!?br />
    “嗯?!?br />
    陈白咧嘴一笑,暗忖苦日子总算是熬到头了,不过当他看到身边的杨平时,一想到等会儿跟宁静一起吃饭,旁边还要有这么个大功率电灯泡,他就有点开心不起来了。

    “师父啊,你看看咱们什么时候……”

    杨平刚要一脸谄媚的问问什么时候开始教他枪法,却被陈白毫不犹豫的摆了摆手,将他的下文打断,“打住打住啊,我是你师父吗?”

    “是??!”杨平重重点头,一脸茫然的眨巴眨巴眼睛。

    “谁说的?”

    “你自己说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

    “刚才你让我帮你接待那个胖子的时候,答应过我的?!?br />
    “我答应你的,只是我可以考虑考虑?!?br />
    杨平顿时感到一阵无语,有些委屈的盯着陈白,半晌后才弱弱的开口问道:“那你考虑的结果怎么样???”

    “嗯……我考虑过了,我觉得吧……咱俩还是不合适?!背掳准僖馑尖馄?,随后摆出一副冷峻严肃的嘴脸,一本正经的给杨平挖了个坑。

    听到他这牵强的解释后,杨平马上无精打采的趴在桌上,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简直都快要生无可恋了。

    然而陈白始终坐在旁边不为所动,淡淡的抿了口茶水后,眼前一亮的砸吧砸吧嘴,“今天这茶不错啊宝贝,这是什么茶?”

    “雨前龙井,我托朋友带的!”宁静的声音很快从后台传来。

    陈白闻言点了点头,一门心思的品味起杯中茶香来,仿佛在他的世界里,已经完全没有杨平这么一号人了似的。

    之后的半个小时里,又有三位顾客进了彩虹服装店,一概都是杨平堆起一副无比牵强的笑脸去接待的,至于陈白,则始终都在忙于钻研茶道。

    当然陈白也不会白让杨平在宁静的店里打杂,于是就许了他一个好处,那就是自己再考虑考虑……

    桌上的茶壶被一次次的拿起,又一次次的放下,壶中泛着淡淡清香的茶水倒是在变的越来越少。

    陈白对此倒也乐此不疲,脸上的表情非常惬意,似乎相当享受这种甩手掌柜的清闲生活了。

    半小时后,就在杨平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机械式的归置着被顾客翻乱的衣服时,一个虽说沉闷,但对他而言却犹如天籁般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对了,杨平啊?!?br />
    “弟子在!”

    听到陈白的那一声呼唤,杨平马上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转眼间身上的阴霾就一扫而空。

    他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却是吓了陈白一跳,在确定这家伙精神还算正常后,陈白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跟着缓缓开口。

    “呃……我是想说,你等会儿打个电话给杨队

    ,让他过几天跟当地警局打个招呼,先想办法把刚才那家伙捞出来吧?!?br />
    杨平听了陈白的话后,明显微微一愣,“你不会真想着从那家伙身上找突破口,放长线钓高德成这条大鱼吧?”

    “怎么,不可以吗?”陈白放下茶杯,反问一句。

    “我看那家伙就是吹牛逼,什么他老大的老大是跟高德成混的……这不明摆着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么?从他身上找突破口,还不如等着我们的审讯组从卡邦跟罗洪武,还有今天带回去的那九个人嘴里问出点什么呢?!?br />
    杨平摊开双手耸了耸肩,一脸的嗤之以鼻,显然是压根没把刚才那家伙给放在眼里。

    然而陈白却只是不急不慢的给自己添了杯茶水,优哉游哉的翘起了二郎腿,“总归是一条线索,打击犯罪就是要不遗余力,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不应该放弃,作为一个狙击手,蹲守目标时也应该具备这样的心态?!?br />
    听到陈白上半句时,杨平原本还想着反驳几句。

    可当他看到陈白一脸严肃的对自己说出后半句话时,便马上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脸不知所措的震惊片刻后,赶紧用心记下了陈白的话。

    这句话,是陈白教杨平的第一条狙击手法则,也是让杨平在日后的任务里,受益无穷的法则,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我明白了,不过你不用跟你们王队汇报一下这次的行动么?”醒悟过来陈白的用意之后,杨平便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下来。

    陈白抿了口茶水,点了点头从兜里摸出手机,“当然要汇报,我可没有擅自行动的习惯?!?br />
    话说完时,王凡的号码也已经被陈白拨了出去。

    接通电话后,首先陈白将刚刚发生在服装商场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跟王凡讲了一遍,之后又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凡只是略微沉默了短短几秒钟,就批准了陈白这次的行动,不过也一再叮嘱了陈白务必要确保自身安全,以及随时跟他汇报行动情况。

    交代完一些注意事项后,王凡又告知了陈白明天剑齿虎聚会的时间及地点,让陈白提前安排好自己的日程。

    等陈白做了一系列保证挂断电话之后,杨平那边也是刚才和他们的队长杨刚交流完。

    不过杨平除了请他们队长帮忙把人从警局里捞出来之外,还额外跟杨刚申请了,自己要全程协助陈白一起完成这次钓鱼任务。

    这点倒是让陈白感到有些意料之外,不过细想一番,却也在情理之中。

    看来这家伙是铁了心要跟自己一段时间了,不把自己那一身本事全都学明白了誓不罢休??!

    陈白心里这般想着,竟然觉得有些宽慰,毕竟收到一个一心上进的好弟子,对哪位师父而言不是一种骄傲呢?

    尽管陈白嘴上并没有承认两人之间的师徒关系。

    就在这时,宁静的声音突然在两人耳边响起。

    “呼……终于算完账了,我们去吃饭吧!”

    听到这句话后,陈白那刚刚才浮现出半分笑意的脸上,瞬间又换上了满满的苦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