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着点!”

    咔嚓一声。

    哎呀呵,男子惨叫了一声。

    “忍着点,疼痛只是短暂的?!蓖跻?。

    给他胳膊复位之后,王耀又对他脱臼的关节附近以特殊的手法进行推拿按摩,推功过血,促进血脉的通畅,避免淤血肿痛,然后对脱臼的位置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固定,处理完之后又将他身上的那些伤口处理了一下,问题都不大,就是胳膊和大腿磕破了点皮,上点普通的外伤用药就行了。

    “叔,以后骑车可得慢点?!蓖跻?。

    “哎呀,别提了,其实我骑车的速度并不快啊,到了下村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个地方窜出来一道人影,把我吓了一跳,急忙拐弯,然后撞倒石头上了,哎呀,可惜我那刚买的电动车了啊,骑了还不到两个月呢!”中年男子道。

    “人没摔坏就行,电动车修修还能骑?!蓖跻笮砦康?。

    “哎,小耀,你说怪不怪,我在摔倒之前明明是看到有个人影从我眼前嗖的一下子跑了过去,这再趴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四周一个人也没有?!蹦凶拥?。

    “是不是您看花了眼???”

    “嗯,我寻思着吧,也有可能是我这段时间连续的加班,太过劳累了,再加上天色黑了也看不很清楚,可能是我看错了?!敝心昴凶拥?。

    这个点,外面天色其实已经算是完全黑了下来了。

    “好了?”

    “好了叔,您这没事,回去好好休息,特别是那脱臼的胳膊,最起码得半个月的时间不能用力活动!”王耀道,这还是他用特殊的手法进行了处理,否则时间会更长。

    “啊,还得这么长时间??!”男子听后道,这半个月,那不是什么活都不用干了,再加上那破损的电动车,这一摔摔掉了好几千块钱呢。

    “这时间够短的了,您可别心存侥幸,如果不小心,可能重复脱臼,而且造成后遗症,到时候可就麻烦了?!?br />
    事实上是有这种可能,人体之中的某处关节多次脱臼之后可能会引起这个地方容易复发。

    “哎,知道了,多少钱???”男子颇有些懊恼道,可现在事情已经出了,懊恼生气也没有什么用了,就得好好养着了。工作吗,暂时放一放,拖个十几天吧!

    “一个村的,算了?!蓖跻诎谑?,就是用了点普通的治疗跌打损伤的药物,值不了几个钱。这个中年男子也算是热心肠的人,上一次山上着火的时候他也曾经帮过忙的,这些王耀都记在心里呢。

    “那行,谢谢你了?!蹦凶悠鹕砭鸵庾?。

    “嗯,叔,您等等?!蓖跻蝗环⑾至苏飧瞿凶由砩系钠⒉惶跃?,于是把他叫住了。

    刚才在他进来的时候就觉得有股寒凉的气息,以为是他刚刚从外面进来,外面天冷,他带进来的寒气,但是此时在一细感觉却不是,这气息透着一股阴寒。

    “叔,我再给您看看?!蓖跻ψ诺?。

    “咋了?”中年男子听后一愣。

    “没事,就是再确认一下?!蓖跻?。

    说着话,他双手微微一拢。

    顿时,内息外放,温热气息将这个中年男子包裹起来,几乎是顷刻之间便将他身体的那种阴寒的气息消融掉。

    这个男子活动了一下子身体。

    “小耀,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再确认一下,怎么了叔?”

    “啊,没事,就是觉得就在刚才,突然间身体暖和了一些,舒服了不少?!敝心昴凶拥?,就在刚才很短的时间之内,他觉得有一股温暖的热力包裹住了自己,透过了衣衫,然后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十分的舒服,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上次一去李家沟那个度假村泡温泉一样的舒服。

    “那可能是你在这屋里呆着的事,气血恢复了,身体自然就暖和了?!蓖跻?,“行了,没事了,您路上慢点?!?br />
    “啊,行,谢谢你了?!蹦凶拥?。

    他再仔细一感觉,刚才那种十分的舒服的感觉消失了,但是整个人却是比刚才来的时候好受多了,人也没感觉那么冷,那么困乏了。

    “哎对了,叔,您出事的那个地方是下庄的那个路口吧,斜对面山坡上就是片坟地是吧?”王耀道。

    “对,就是那个地方,老是出事,下庄的人还专门找风水先生看了,说是跟就跟山坡上的那片坟地有关,坟地冲着路口,怪东西多,所以在那路口旁边镇了一座石塔。哎,小耀,你说我这会出事是不是撞邪了?”中年男子突然醒悟过来。

    本来呢他还没往这方面想来着,可是经王耀这么一说,他便寻思起来了,自己在那个路口碰到的事情的确是挺邪乎,那道黑影就那么一闪而过,再一看什么都没有了。一想到是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他这就觉得害怕,浑身发冷。

    “您想多了叔,我说过了可能是您工作太累了,走神了,以后骑车的时候要注意了,黑灯瞎火的,那又是个路口。灯也不怎么明亮?!?br />
    “哎,好,走了?!敝心昴凶拥懔说阃?,然后出了医馆。

    王耀将这个长辈送出了门,然后转身将医馆门锁好,朝家里走去。

    那个位置,该不会真的撞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先前呢,王耀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是自从去了南方那个县城那一趟,和那几位龙虎山的天师进了那个古墓之后,很多以前的想法被彻底的推翻了,既然那种东西都存在了,撞邪,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又算的了什么呢?

    他回到了家里吃饭暂且不说。

    刚刚去医馆的那个中年男子满身伤痕的回到了家里,可是把他的媳妇下了一跳,身上衣服破了,脸上也破了点皮,有些地方还有血迹。

    “这是怎么了?”

    “别提了,在下庄的路口撞石头上了?!敝心昴凶拥?。

    “那磕到哪里了没有,需要去医院吗?”女子关心的问道。

    在这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她有没个工作,就在家里拾到那几亩地,这男人可就是顶梁柱,可不能出问题的。

    “没事,去小耀的那个医馆看过了,胳膊脱臼了,他给接回去了,另外就是皮外伤,他也给上了药了,说是休息两天就好了?!?br />
    “那就好?!碧得皇?,女子稍稍松了口气。

    “不用去医院看看吗?”

    “不用,小耀的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多少人在医院都看不好的病跑他这里都看好了?!蹦凶拥?。

    “嗯,先把衣服换了,吃饭?!迸拥?。

    “哎,媳妇,我寻思着,我可能撞着不干净的东西了?!蹦凶用患弊沤莼灰路?,而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干净的东西?!”女子听后停住脚步,回头望着自己的丈夫。

    随后男子将自己在下庄那个路口出事的情况仔细的说了一遍,女子听后脸色也变了。

    “不是撞邪吧,人家可说了,那个路口有些邪乎,不远处山坡上不就是片坟地吗?”

    “哎,我觉得今天这事出的也有些邪?!?br />
    “这样,你先换衣服,我去找找张婶,让她给过来看看?!迸拥?。

    “行?!?br />
    女子出了门,没过多久就带着一个六十多岁的女子来到了家里,个头不高,头发花白了,但是整个人看着精神矍铄,走路也有劲。

    在这里啊,差不多每个村子里吧都有那么一两个人,会些请仙啊,看命之类的本事,有些个被吓着、撞着不干净东西的人呢都会请他们帮忙解决处理。

    “婶啊,您给看看?!?br />
    “嗯?!闭馍狭四昙偷呐佑α艘簧?,然后找来了一碗水,弄来了一炷香,在那捯饬了一会儿。

    “嗯,碰上不干净的东西了!”过了一会之后,女子道。

    “真的?!?br />
    “真的,就在下村的那个路口呢!”上了年纪的女子道。

    嘿,这夫妻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这妻子去请这位的时候只是说自己的丈夫出了点事,可没说在什么地方出的事,没想到这位一下子就道出来了,有点本事??!

    “那婶,你给看看,该怎么好呢?”

    “这仙啊得请出去?!闭馕簧狭四昙偷呐拥?。

    “婶子,具体怎么拾到啊,您给说说吧,我也不会啊?!逼拮拥?。

    “成?!闭飧錾狭四昙偷牡呐颖阕邢傅母盗艘槐?,具体要买哪些东西,该怎么个处理法。说的很详细。

    “今天晚上吗?”

    “今天晚上肯定是来不及了,你明天准备一下,明晚上,到时候我过来帮你?!鄙狭四昙偷呐拥?。

    “哎,好,谢谢您了婶子?!迸拥佬恢蠼飧隼先怂土嘶厝?。

    “还真是撞倒不干净的东西了?!”男子皱着眉头道。

    “这还有假?!彼备镜?,“张婶不是第一次摆弄这些事情了,她还会看错了?反正明天照着她说的办就行,我明天早晨就去准备东西?!?br />
    “行?!蹦凶拥?,他现在细想起来,王耀最后问的那话,“该不会是他也看出来了吧?”

    “啥,你嘟囔什么呢?”他媳妇听后道。

    “啊,没什么,没什么?!蹦凶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