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金币轻声跃起,翻滚下落,稳稳躺到了克莱恩的掌心。

    低头瞄了眼结果是正面还是背面,克莱恩脚跟一旋,动作流畅地转入了一条僻静阴暗的小巷子。

    海边的风又冷又猛,于这样的地形内产生对流,让他的呢制大衣不自觉往后扬起,让他的半高丝绸礼帽险些脱落。

    突然,克莱恩顿住脚步,转过身体,低沉开口道:

    “出来吧?!?br />
    他目光锐利,死死盯着拐角处的阴影。

    四五秒的安静后,一道身影从幽暗里“长”出,轻笑一声道:

    “很敏锐嘛?!?br />
    这是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外表年纪三十上下,眉毛呈焦黄色,眼睛深蓝却明亮,轮廓不算太深刻,仿佛因蒂斯南部和伦堡、塞加尔一带的人种。

    刚看到他,克莱恩脑海里就有画面回闪。

    进入“飞鱼与酒”酒吧时,他职业性地环视了一圈,寻找是否有需要注意的对象。

    当时的答案是没有,对方大口喝酒,好奇旁观,与别的客人没什么区别,长相也算不上有特色,但那黑斗篷给克莱恩留下了一定的印象,让他据此于瞬间认出了跟踪者。

    “你想做什么?”维护着自己人设的克莱恩略微俯低腰背,仿佛蓄势待发的巨型猫科生物。

    黑斗篷男子再次发出笑声:

    “你刚才表现出的格斗技巧和处理办法,很符合我的审美,我追上来就想问一句,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虽然刚才那个叫做洛根的家伙,确实是在假冒路德维尔的线人,但‘白鲨’汉密尔顿却真的与多股海盗有联系,充当着不光彩的角色,你在他的酒吧打了他的人,肯定会被他记住,后续有一定的麻烦,而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你是位冒险家,必然梦想着宝藏,我们则是一群为了寻找宝藏聚在一起的伙伴,追逐着‘幽灵帝国’、‘所罗门的遗产’、‘不老泉的秘密’、‘死神的钥匙’、‘沉没的月桂号’和‘罗塞尔的秘藏’等传说,穿行于五海,到今天,虽然还没有完成主要目的之一,但也找到了许多失踪的海盗船,呵呵,这听起来和刚才那只老鼠的说法差不多,对吧?”

    他清了清喉咙道:

    “坦白地讲,我们是一伙海盗,由冒险家组成的海盗团,但我们只有特别贫困的时候,才劫掠商船和客船,并且不会伤害无辜者,我们的主要精力在寻找宝藏上,时?;嵊惺栈?,真的,我曾经躺在金币堆成的床上睡觉。如果遇到别的海盗船,我们也会顺手打击一下,以获得补给。

    “对了,我们船长规定,招募新人前,要说明我们的纲领和待遇?!?br />
    纲领?你们船长有点意思……克莱恩故意让自己的紧绷柔和了一点,以试探对方是否会趁机进攻。

    黑斗篷男子一派轻松地笑道:

    “之前是纲领,接下来我讲讲待遇?!?br />
    这家伙底气很足啊……虽然不是“观众”,克莱恩也能判断出对方非常自信,完全没拿眼前的场景当回事。

    “我们没有周薪,没有年金,但只要找到宝藏,劫掠到财富,都会按照地位的不同进行分配,正常情况下,运气还算不错时,最底层的水手一年也能分个两三百镑,我听说这在陆地上,相当于中产了?呵呵,如果能找到‘沉没的月桂号’,我们所有人都会成为富翁!”黑斗篷男子随意介绍道,“根据地位的不同,每个月还有不同天数的假期,但只能累积到一起,错开休息?!?br />
    说着说着,他忽然低声咒骂了一句:

    “狗屎,前年就是因为船长休假,我们错过了找到‘幽灵帝国’的最好机会!”

    海盗还有年假?克莱恩一时有些诧异。

    他只觉对方描述的海盗团透露出强烈的搞笑气息,让他想起了上辈子看过的恶搞的索马里海盗招新广告。

    见对方似乎被自己的话语吓到,黑斗篷男子笑着补充道:

    “身为一名冒险家,你是否还在追逐着传说里那些超越自然的力量?

    “只要加入我们,你就有机会拥有!”

    说到这里,他咳嗽了一声道:

    “忘记自我介绍了?!?br />
    他的表情转为严肃,不再像刚才那样诙谐:

    “‘冰山中将’艾德雯娜.爱德华兹的下属,‘黄金梦想号’的第四水手长,烈焰达尼兹?!?br />
    报出绰号、真名和身份来历后,达尼兹耐心等待起对方出现惊慌和畏惧的表情。

    过了一秒,他听见那位外表斯文有礼,行动却略显疯狂的冒险家低沉开口道:

    “赏金3000镑的‘烈焰’达尼兹?”

    达尼兹刚要回答,忽然有了种错觉,那就是站在阴暗巷子里的对方化身成了难以描述的,充满饥饿感的怪物,正垂涎着自己灵魂和血肉。

    达尼兹猛然握紧了拳头,身体失去刚才的轻松,紧绷到竟有轻微颤栗。

    他的灵感告诉他,他正面对着一个满是疯狂与嗜血感的深渊!

    这样的状态下,达尼兹完全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直到对方再次开口: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我在度假……”“烈焰”达尼兹的尊严让他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但本能却使他吐出了理由。

    话音刚落,他感觉对方的视线收了回去,那要啃咬自己血肉和灵魂的饥饿感随之消失不见。

    他站在原地,看着那位穿黑色呢制大衣,戴半高丝绸礼帽的年轻冒险家转过身体,往巷子另一侧走去,于即将拐弯时停顿下来,半侧脑袋道:

    “‘白鲨’在哪里?”

    “他,他住在海堤大道1号,但大部分时候会待在‘飞鱼与酒’的二楼,今天也是这样?!薄傲已妗贝锬嶙热缡祷卮鹆硕苑降奈侍?。

    等到那身影消失在远处,达尼兹才挺直腰背,扯了下斗篷。

    “一个可怕的家伙……”他无声叹息道。

    接着,他找回了思绪,在心里自语道:

    “我必须通知船长,海上多了一个可怕的家伙。

    “这是一个外表像绅士,内心如疯子的家伙,如果没有一定要杀死他的决心和把握,最好不要对付他?!?br />
    达尼兹拉起黑斗篷的帽子,决定回旅馆睡觉,等待明早电报局开门,将信息传递给住在罗思德群岛的中间联络人。

    至于“白鲨”会怎么样,他完全不关心。

    …………

    另一条僻静街道的拐角处,克莱恩立在阴影里,低头审视着左掌的黑色手套。

    他发现“蠕动的饥饿”虽然被阿兹克先生做了一定的封印,但对血肉和灵魂的渴望依然存在于本质里,并试图展现出来。

    正常情况下,克莱恩不担心被封印的物品会出什么问题,但当他自己也有杀人的冲动时,就会受到相应的影响,以至于让那种可以反噬自身的饥饿感弥漫了出来。

    刚才,他听闻对方是悬赏单上有名的大海盗时,早就有所渴求的心灵瞬间泛起杀意,让“蠕动的饥饿”像鱼得到水一样活跃了起来。

    幸运的是,克莱恩在这方面一直拥有良好的自制力,从对方之前的话语里判断出他不是那种满身罪恶的海盗,轻松收敛住了内心的冲动。

    “有了‘蠕动的饥饿’,格尔曼.斯帕罗的人设就没有漏洞了……”克莱恩缓了几秒,掏出枚金币,连做了两次占卜,一是“烈焰”达尼兹是否在撒谎的问题,二是“白鲨”汉密尔顿是否能对自身造成危害的问题。

    第一次获得的启示表明,“烈焰”达尼兹没必要撒谎,第二次则说明“白鲨”汉密尔顿无法造成危害。

    克莱恩收起金币,于按帽子的同时下滑手掌,抚过脸部。

    他瞬间变了个样子,金发蓝眼,五官普通!

    紧接着,克莱恩解开呢制大衣的纽扣,拉起内里的衬衫,让它不再扎在裤子里。

    简单变化了穿着后,未带手杖的克莱恩额头冒汗,嘴唇发干地辨识方向,往“飞鱼与酒”酒吧返回!

    路上,他再次遇见了“烈焰”达尼兹,对方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往酒吧另一侧的旅馆走去。

    审视了下悬赏墙,克莱恩平静伸手,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此时,距离他逃出这里还不到十分钟。

    酒吧里面,客人们散去了不少,但还有许多醉鬼围在这里看热闹。

    他们的目光齐刷刷投向了新的客人,但又相继收回,克莱恩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吧台位置。

    他看见酒保眼神惶恐地站在一个胖子的身旁,额头包着厚厚的白绷带,鼻孔塞着软纸,脸上多是淤青。

    那胖子又高又大,皮肤显白,就仿佛真的大白鲨游到了陆地上。

    他摸了摸自己发亮的光头,对另一侧穿暗红外套,配船长直剑的艾尔兰道:

    “有人告诉我,你认识刚才那个家伙?

    “今天到港的客船只有三艘,陌生的外乡人不会太多,你不要试图撒谎!”

    艾尔兰拍了下剑柄,轻松笑道:

    “是的,他是我的乘客。

    “但今天的问题很显然在你的人身上?!?br />
    “所以,我只想让他回到这里,向我道歉并赔偿损坏的吧台?!备叽蟮陌着肿又迕妓档?。

    艾尔兰哈哈一笑道:

    “白鲨,我家乡有这样一句谚语,不要因为仓库里的老鼠,憎恨路过的野狗?!?br />
    “……公正的艾尔兰,这就是你的态度?”“白鲨”汉密尔顿眯起了眼睛。

    艾尔兰握住手铳的木柄,上前一步,沉声说道:

    “是,这就是我的态度!”

    船长很强势啊……克莱恩对艾尔兰的表现略感诧异。

    默默对视了几秒,“白鲨”汉密尔顿吸了口气道:

    “你曾经帮助过我,我可以不要道歉,但他必须赔偿一半的损失,由你转交?!?br />
    “不错的提议?!卑悸冻隽诵θ?。

    “白鲨”汉密尔顿阴着脸孔,左右看了看。

    他猛地挥手,一巴掌抽在了酒保的脸上。

    酒保飞了出去,掉了一地的牙齿。

    就在五米外的克莱恩安静看着,仿佛这一切与自己无关。

    PS:11月倒数第二天,求月票,不投就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