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姒殿口,胜鸿钧!

    敬古军帅台,张濡!

    两人隔空,冷视彼此!面对胜鸿钧头顶那巨大的二品天眼,张濡没有一丝畏惧,甚至,那二品天眼好似根本无法影响张濡一般。

    “东秦天庭,敬古军主帅,张濡!见过不敬天地,不记圣恩之狂徒!”张濡冷冷喝道。

    “称我为狂徒?呵,你还不配!”胜鸿钧冷笑道:“让王雄来见我!”

    张濡看了眼胜鸿钧,露出一丝轻笑:“你也不配!”

    “哼!”胜鸿钧一声冷哼。

    “那朕配吗?”陡然一声冷喝在胜姒殿响起。

    却看到,一身龙袍的周共工,缓缓从胜姒殿跨了出来。

    周共工一出,一股惶惶之气散发,好似一点不比天空的二品天眼要差。

    一出来,就让两军双方露出惊愕之色,远处的观战者更是个个瞪眼不解。

    “南秦仙庭的周共工?怎么是他?”

    “周共工怎么和胜鸿钧混在一起了?”

    “这态度,怎么好像和胜鸿钧一路啊,这是要对付敬古军?”

    “东秦、南秦?这是要开战吗?”

    …………………………

    ……………………

    …………

    无数惊异在四方响起。

    周共工就踏步走到了胜鸿钧身旁。冷冷的看向张濡。

    张濡双眼微眯,看着远处胜鸿钧身旁的周共工。

    “原来是南秦仙帝,不知东秦有何不到之处,让南秦仙帝站在东秦敌对一方,却是让本帅看之不明,还请赐教!”张濡死死盯着远处的周共工。

    巳心、牛魔王也纷纷皱起了眉头。

    周共工站在胜鸿钧一旁,淡淡道:“朕为何站在这里,需要你来多嘴?今日,朕就在这里了,尔等,只要敢踏上七胜山一步,朕必将尔等碾碎!”

    周共工一门心思的站在了胜鸿钧一方,看的四周无数强者越发不解。这真的要向东秦开战了?

    “南秦仙帝,你确定,你宁可与东秦为敌,也要站在胜鸿钧一方?”张濡沉声道。

    “不错,有能耐,你来??!”周共工冷笑道。

    张濡深吸口气:“敢问为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你要有能耐,将朕败了,七胜山任凭你们处置,若是办不到,立刻滚出七胜道域!”周共工冷冷的说道。

    “既然南秦仙帝如此说了,那就怪不得本帅了!”张濡沉声道。

    “哦?”周共工惊奇的看向张濡。

    这张濡真敢对自己动手了?

    张濡深吸口气,看了眼周共工与胜鸿钧??戳艘换?,张濡露出轻笑:“前段时间,本帅一直不明白南秦为何宁可与东秦决裂,也要帮胜鸿钧,直到不久前,受陛下指点,猜到了一些!”

    “猜到什么?”周共工不信的看向张濡。

    “猜到,南秦仙帝,被美色迷惑,不能自已??!”张濡冷笑道。

    “美色?”一旁巳心、牛魔王茫然的看向张濡。

    不仅仅二人,四周近乎所有强者都茫然的看向张濡。

    这张濡在说什么?开什么玩笑。

    美色?

    谁的美色?

    周共工为美色放弃自己的立???那该有多么惊世的美容啊,如今,周共工为了胜鸿钧放弃立场,难道是胜鸿钧的面容?

    所有人一起看向胜鸿钧。

    一个老头的模样!

    瞎了我的眼!

    所有人一脸鄙夷的看向张濡,你这猜测,是个什么鬼?周共工喜欢一个老头?

    但,此刻周共工却是脸色一沉的看向张濡。

    “南秦仙帝,一世英雄,能让南秦仙帝为之动容的美色,曾经有过一个,可惜,因为王朝夺嫡之争,香消玉殒了!至此,南秦仙帝立誓报仇,再建南秦!那个女人,是南秦仙帝的至爱、至怨、至恨!当今天下,能让南秦仙帝为之动容,为之放弃一切立场,为之改变的,只有她!也就是如今的胜鸿钧,可对?”张濡笑道。

    “胜鸿钧是一个女人假扮的?”牛魔王惊愕道。

    不仅仅牛魔王,四周无数人的目光,一起看向那如老头模样的胜鸿钧,这,这是真的吗?

    周共工喜欢的女人?开什么玩笑?张濡这是失心疯了!

    但,胜姒殿广场之上,周共工却是脸色一阵阴沉,一旁胜鸿钧脸色也是一阵难看。

    “看来,是我暴露了你?”周共工看向胜鸿钧。

    “不怪你,怪我不该联系你!张濡能猜到,或许要不了多久,其他人也能猜到!”胜鸿钧沉声道。

    “哼,猜到又如何?敢辱我的女人,谁来,我都让他死!”周共工眼中一冷的看向山下帅台上的张濡。

    张濡却不急不缓的看向周共工:“南秦仙帝,你觉得,现在,她还是你的女人吗?”

    “你说什么?”周共工眼中一冷道。

    “你若今日不跳出来,本帅也不会拆穿你们的关系,更不会暴露了她的身份,可是,你要跳出来的,如此,你才会失去她!”张濡淡淡道。

    “哼,不要学王雄那小子的口气,老子就在这里,你能奈我何?我女人,就是我女人,你要是再敢诬蔑一句,我立刻就捏死你!”周共工冷冷道。

    “我说了,你已经身不由己了!对付你,并不难!”张濡说道。

    “呵呵,那你来试试!”周共工也被张濡的口气气笑了。

    说着,张濡探手一挥,一个巨大的木杆竖了起来。

    木杆顶端,此刻正绑着一个男子,男子蒙着头,双臂被斩断,同时四周用大量阵法环绕,让其气息不得泄露一丝一毫。

    “哦?你就准备用这玩意对付朕?”周共工露出一丝冷笑道。

    四周观战者也以为张濡得了失心疯,这什么玩意?用来对付南秦仙帝?

    “足够了!”张濡笑道。

    张濡的开口,让周共工、胜鸿钧微微一顿,二人并非蠢人,虽然看不明白张濡的目的,但,张濡为东秦几大谋臣之一,不可能在此开玩笑的。

    “解了其头套,撤了其禁制!”张濡一声冷喝。

    顿时,有将士摘了其头套,同时撤了其身上的禁制。

    “呼!”

    禁制撤去的瞬间,其断臂处好似冒出一阵阵红光一般。

    “这是,万里血脉追踪术?有人在找寻这断臂之人,可是被禁制隔绝了气息,如今禁制一除,找寻断臂之人就能感应到了?”又大罗金仙露出惊愕之色。

    “这断臂人是谁???让大帅如此自信!”巳心好奇的望去。

    “姬曹?”牛魔王看清人脸惊叫道。

    “姬曹?七胜道域的圣使,就是他,就是他串联我们各大势力,对付东秦的,就是他!”有人惊叫道。

    姬曹?

    到了现在,很多人还不明白,抓了姬曹有什么用。

    姬曹被解了禁制,顿时看到了胜鸿钧,脸上一喜。

    “道祖,道祖救我!道祖!”姬曹惊喜道。

    姬曹的惊喜还在其次,在暗中,忽然有着一道光影瞬间飞到姬曹之侧,护在了姬曹身边。却是姬曹昔日的属下凤兵。

    “太子殿下,你居然在这!太好了!”凤兵惊喜道。

    “凤兵?特么的,你们怎么到现在才找到我?”姬曹看向凤兵气恼道。

    “前段时间,有人将你的双臂,送到了陛下面前,陛下大发雷霆,四处找寻太子殿下,更排布了万里血脉追踪大阵,可一直没有结果,属下这段时间,一直在七胜道域找寻,刚刚潜伏暗中的,谁想到,谁想到……!”凤兵惊喜道。

    凤兵护卫在断臂姬曹身旁。当然,凤兵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挡牛魔王等人,不过,张濡示意下,让人不要理会。而是扭头看向远处周共工。

    “周共工,本帅说了,你若不出面,我也不会拆穿胜鸿钧身份,如今,都是你自找的!”张濡冷冷道。

    周共工此刻脸色阴沉中,有着一股凶狠,狠狠的瞪着张濡。

    别人还不知道周共工为何如此生气,但,胜鸿钧知道,胜鸿钧此刻眉头也皱成了川字,显然眼前局势变的棘手无比。

    就在两军气氛极为剑拔弩张之际。

    “轰~~~~~~~~~~~~~~~~~!”

    远处天边传来一声巨响,却是一道巨大的火光从天边射来,顿时定在了空中。鼓荡出滔天气火之浪。

    却是一团滔天火焰之中,裹着一名红发男子,男子极为魁梧,周身火气,似乎将天地都烧成了红色。

    “谁敢斩朕儿双臂!”一声怒喝响起。

    “轰!”

    这一声怒喝,震得四周无数强者耳膜一阵疼痛。

    “南天境,大周仙庭,姬祝融!”有人认了出来,惊愕道。

    “爹,爹,我在这,我在这!”姬曹顿时惊喜的叫着。

    姬祝融扭头望去,却看到凤兵护在断臂姬曹身处。

    “嗯?”祝融脸上一冷,转头看了一圈四周。

    看到周共工时,姬祝融冷哼一声,对于胜鸿钧,仅仅皱眉,却没有理会。

    最终,一挥手,姬祝融将姬曹解救了下来,取出两个断臂,让凤兵为其接骨了起来。

    “姬祝融?好强的气息,怎么可能,他们得了什么造化,修为怎么比我现在还强……?”牛魔王脸色难看道。

    姬祝融却是看向帅台之上,一眼看出,张濡就是帅台之上话事人。

    “是你,居然敢断朕儿之臂!”姬祝融冷眼看向张濡。

    张濡看着姬祝融的怒火,却是笑道:“姬祝融,你不该冲我发火,你该感谢我!”

    “你说什么?”姬祝融脸色一冷。

    “因为,我帮你找到了你想要找的人!”张濡笑道。

    “够了,张濡!”周共工陡然一声怒吼。

    姬祝融却是陡然一扭头,眯眼看着愤怒的周共工,忽然好似感应到了什么。

    “你说什么?”姬祝融冷眼看向张濡。

    “张濡,你敢!”周共工威胁道。

    “我觉得,还是你的人来说吧,那个叫着凤兵?他也知道!”张濡笑道。

    姬祝融一脸疑惑的看向凤兵。

    凤兵却是神色有些古怪,欲言欲止。

    “说!”姬祝融眼睛一瞪。

    “陛下,他们刚才推断,推断姒后,没死!”凤兵战战兢兢说道。

    “姒后?我说了多少次了,谁敢再提她,谁死!你居然……,等等,你说没死?”姬祝融陡然瞳孔一缩。

    “是,这胜鸿钧,就是姒后!”凤兵低声说道。

    “呼!”姬祝融陡然扭头,看向胜鸿钧。

    周共工瞬间将胜鸿钧挡在了身后。

    “滚开,我的弟弟!”姬祝融冷声道。

    “弟弟?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有点哥哥的样子吗?”周共工冷声道。

    姬祝融此刻浑身火焰滔天,根本没有理会周共工的嘲讽,而是死死盯着那胜鸿钧。

    先前,不知道胜鸿钧的身份,姬祝融没当回事,此刻听到凤兵解释,姬祝融双目冒出一股火光,火光中好似能看穿一切伪装一般。

    远处,胜鸿钧微微一叹,好似明白姬祝融认真起来,自己的伪装根本没用一般。

    身形一晃,化为了一个华袍女子之模样。

    女子一身黑色华袍,一眼望去,让人惊艳的有些颤抖。

    无数七胜道域弟子张大了嘴巴,原来,原来道祖真的是女人?这,这怎么可能?而且还如此美丽?

    一时间,多少人看着变化的胜鸿钧,都瞪大了眼睛。

    太漂亮了,就连张濡,都忽然有种心神摇曳的感觉。

    “这样一个女人,难怪兄弟会反目的!”张濡深吸口气。

    “姒儿,哈,哈哈哈,姒儿!我早该猜到了,姒儿当年的死,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哈哈,哈哈哈!”姬祝融大笑道。

    “滚!”周共工红着眼睛吼着姬祝融。

    “周共工,该滚的是你,我和姒儿可有骨肉,你还想冒犯大嫂不成?”姬祝融瞪眼道。

    兄弟二人,水火不容,顿时再度绽放了彼此的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