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李胜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容光焕发,白里透红,一副被滋润的娇艳欲滴模样,这还是自己吗?

    她没有直接找何景涛汇报与鼎东集团合作的事,而是跑到卫生间洗了一把冷水脸,消消火。

    昨晚喝多酒后心里憋的苦闷一次性爆发,稀里糊涂和马东发生关系后她今天一上午脑袋都不在线。

    想到宋一鸣,她心里一阵畅快,让你在外面找女人!就不准自己找男人?

    但是一想到自己女儿,她心头又是一痛,“小馨,你还好吗?”

    甩了甩头,她也知道现在不是想女儿的时候,她必须顺利度过这一关,坐稳了庐州分行副行长的位子才能争回女儿的抚养权!因为法院离婚判决的时候首先要考虑双方的经济能力,有没有扶养能力?

    …………

    敲门进办公室

    何景涛抬头看了李胜男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然后若无其事的放下手上的文件,笑着道:“李行长今天气色不错,想到什么办法了?”

    李胜男心里有事,也没注意到何景涛话里的言不由衷,还开心道:“是的何行长,我联系了鼎东集团,准备利用他们懒人app商务平台合作推广我们行信用卡,这件事如果谈成了,我有信心能在一个月内把整个分行全年的5万张信用卡任务完成!”

    “完成全年信用卡任务?”何景涛两眼一眯,表情有些复杂。

    如果真如李胜男所说,分行业绩亮眼,他自己也有面子。

    但是有得就有失,那时候李胜男在分行站稳脚跟,他再想收入后宫就很难了……

    李胜男还以为何景涛不相信,又给他详细介绍了懒人电子商务的发展情况,最后拍着胸脯保证道:“何行长你放心,懒人电子商务在庐州的注册用户只要有十分之一来办理信用卡,我们全年任务就能完成,这一点我有信心!”

    “李行长工作做的很详细啊”,事情的发展已经脱离何景涛的掌握,他没想到懒人电子商务居然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更没想到李胜男居然能打通马东的关系,但是他也不是什么善茬,脑袋一转就给李胜男出了一道难题。

    “那行吧,你负责具体的合作谈判,其实这也是合作双赢的事,而且他们鼎东集团一直在我们行贷款,相互帮忙嘛……”,何景涛说的轻松,李胜男脸色却变了。

    他这是要懒人电子商务白白提供渠道??!

    贷款归贷款,合作归合作,再说鼎东集团的贷款是从总行审批通过的,只不过是落地在庐州分行,其实跟何景涛没半毛钱关系……

    “何行长,这样有点不太好吧”,李胜男想了一个委婉的说法,“我对马东还是比较了解的,他性格比较倔,我们提的要求如果太过分,他肯定会撂挑子直接谈崩的,而且在我们行的贷款他们也可以换一个落地分行,到时候……”

    李胜男含含糊糊说的何景涛一身冷汗,信用卡的事谈崩他无所谓,但是鼎东集团要是把贷款挪到其他分行他就惨了,到时候不但丢了面子,还损失了一个百亿贷款大户,这个窟窿他找谁填去?

    想了一想,他还是妥协了,店大欺客,同样客大也能欺店,何景涛承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和鼎东集团闹掰,划不来。

    “那……你的心里价位是多少?”

    李胜男松了口气,看来马东的旗号还是挺管用的,“我的底线是新开卡收费不超过40元,活动优惠还要具体谈,反正我们每年这块费用都很充足……”

    小几百万的费用在庐州分行并不算什么,何景涛也没有再纠结,点头就同意了。

    等李胜男走后,何景涛脸色一下就拉了下来,他心情很不爽!

    “看来传言不假,这个李胜男是走马东的关系进金徽银行的,只是不知道他们关系好到什么程度……”

    如果只是出于曾经的同事关系,马东帮了李胜男两次应该已经人情用尽了,但是谁又能保证没有其他的关系呢?

    身为久经沙场,历经过各种洞穴探险的老男人,连他都沉迷于李胜男身上散发的那种知性、干练、成熟、妩媚女人味,换位思考一下,他觉得马东比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可惜他不会想到马东已经把肥肉吃进嘴,李胜男那越发浓烈的女人味凝聚了马东多少的精力?

    …………

    时间,是现在李胜男最紧缺的资源,得到何景涛的同意后她一分钟都不敢耽搁,直接联系马东定下了一个让孟凯之目瞪口呆的谈判时间——当天晚上!

    “怎么这么急?”

    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工作效率,完全不符合银行的工作作风??!

    作为地方银行大佬,不应该矜持一下,推脱一下,然后再慢慢谈吗?

    “别想那么多,既然银行这么急,我们就去谈嘛……”

    孟凯之一听也是,谈判的时候谁急谁吃亏,“咱们正好趁机敲一笔,他们要是不同意我们就拖……”

    这老家伙腻坏了!

    但是可惜他没搞清楚状况,马东也想速战速决,“拖就算了,这是双赢的事情,拖一天我们就多流失一批客户,别太在意那些蝇头小利?!?br />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孟凯之也觉得自己钻钱眼里了,还是马大老板有大局意识!

    …………

    晚上,喜来登大酒店商务会议室,金徽银行和鼎东集团的谈判代表各就各位。

    李胜男化着精致的淡妆,穿着修身职业装坐在谈判桌前。

    马东笑着问候了一句,“李行长好久不见啊,气色越来越好了……”

    李胜男心脏砰的狂跳一声,好不容易酝酿好的严肃表情荡然无存,要不是桌子底下距离太远,一定要给他一记高跟踢!

    “嗯,是好久不见!马总气色也不错……”,李胜男干巴巴的回了一句,“马总,人都到齐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马东讨了个没趣,耸耸肩道:“可以,那开始吧,李行长这边有什么需要随便提,能帮忙的我们一定不会推辞,毕竟我们鼎东集团和金徽银行也算是一家人嘛……”

    李胜男先是提出自己的合作方案,比之前马东说的多了一些内容,比如双方在各自门店、银行网点挂上宣传海报,金徽银行帮着推广懒人app,鼎东集团帮着推荐金徽银行信用卡……

    然后开始分析这个合作方案对鼎东集团能带来哪些好处,“通过我们的合作宣传,可以进一步提高懒人app的知名度,刺激客户消费冲动……”

    马东和孟凯之对视了一眼,这个方法不错??!把双方的合作从线上推广到线下,而且如此一来对懒人app的帮助更大了!

    在普通老百姓眼里银行一直是非常神圣的,权威的,银行推荐的购物app能不靠谱吗?

    虽然已经怦然心动,但是等李胜男说完孟凯之还是把懒人app和鼎东集团线下门店体系的优势吹了一遍,最后得出结论:“和我们鼎东集团合作,金徽银行的信用卡业务绝对会出现爆发式增长!不知道李行长能拿出多少费用配合这次营销活动?”

    说了半天这才是关键,想借助鼎东集团的平台肯定要真金白银的拿出钱,要不然一群人在这磨叽半天干什么?

    李胜男使了一个眼神,旁边一个小美女将事先准备好的活动方案文件给鼎东这边一人递了一份。

    翻开文件,马东一目十行简单扫了两眼,核心条款顿时了然于胸:

    金徽银行拿出四百万费用用于补贴客户信用卡支付消费,满20减5的活动力度居然和马东的设想不谋而合!不过在此基础上,他们又提出了5%概率的最高减20元幸运奖……

    每20笔交易,会随机选取一笔直接减20元。

    这个活动力度没话说,但是支付给懒人电子商务的信用卡办卡费用就有点寒碜了,“10元一张卡太少了吧?”

    李胜男也是够狠的,何景涛同意40元的底线,她愣是把报价砍成1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