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国际赌场网址,新葡京游戏,新葡京网,新葡京 799c投注网 > 其他小说 > 校园修仙武神 > 第二卷:龙腾西京 第三百零八章:炮三爷的刀
    那些进门的警察看到天哥朝着他们走了过来,一脸的谄媚之相,根本不顾及在场的还有那么多外人,像哈巴狗一样的给天哥递了一根烟,并且为起点上,殷勤的说道:“天少爷,是您报的警吗?”

    “不是我,不过这一次我可真得好好谢谢你们了,你们来的真的是太及时了,那边有几个黑社会分子威胁到我的生命安全了,你们去给我解决一下吧!”天哥趾高气昂的看都不看一眼那个给他点烟的警察,用夹着烟的两个指头指了指陆遥钱熊等人。

    一起进来的民警四五个,一听这话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开什么玩笑,他们几个管辖的这片区域一直都是安全模范区域,平常小偷小摸都要绕道,今天局长的儿子竟然在这里被人威胁到了生命,而且还是黑社会成员,这件事情如果传到那个爱子如命的局长大人的耳朵里,那真的就是天塌下来了,到时候或许都不是卷铺盖走人那么简单了。

    “小王,小杜,小陈,你们三个过去把所有人员全都检查一遍,凡是发现黑社会成员一律带回警局,无关人等全部清场,小胡你去把老板给我找来,他这生意还想不想做了?!蹦歉龅阊痰木煜匀皇钦饧父鋈说男×斓?,发号施令道。

    领导发话,小兵跑的比小鬼还快,尤其是那个被一个点到名字的小王,脚底生风,呼呼的就过去了,可是当他刚走到陆遥等人面前,借着闪烁的霓虹看清楚几人的样貌后,又像是见鬼了一样赶紧的撤了回来,趴在领导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

    或许是小王看到了什么让他惧怕的东西,再加上KTV此时音响声,歌声震天响,点烟警察根本就没有听清楚小王说的是什么,再问,再说,依旧是没听清,点烟警察大喝一声:“你他娘的说什么,大点声,我听不到?!?br />
    “秦哥,我说那边的人好像是龙爷的手下,炮三爷好像也在其中!”小王没有办法,只好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砰!”

    点烟警察尚未来得及装进口袋的打火机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一下子爆炸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抓住消小王的领口,惊魂未定的问道:“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

    “我说炮三爷好像就是天少爷所谓的闹事者?!毙⊥跻彩墙粽诺乃档?。

    这一次小王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点烟警察却是听的一清二楚,他此时真的是后悔万分,为什么今天是自己值班,为什么今天自己要亲自出警,为什么,为什么。

    他在心中不断地问自己,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就必须要解决,点烟民警硬着头皮朝着陆遥等人的方向走了过去,当他看到站在人群中的炮三爷的时候,不断地思索着自己应该怎样去说这件事情,真是好难啊。

    所谓的炮三爷就是那个戴着大金链子,哈巴狗一样跟在钱熊身边的中年人,当他看到走过来的点烟警察,不客气的说道:“张队,我炮三爷的事情你也要管吗?”

    “三爷,一场误会,一场误会,您听我给您解释?!钡阊叹觳炀醯搅伺谌牟辉?,连连说道。

    炮三爷没有再说什么,显然他是在等点烟警察给他的解释,今天当着钱熊的面,自己也该表现表现了。

    “三爷,那位少爷是我们周局长的独生子,周小天,大家都是自己人,一场误会而已,再说了,你大人有大量,不管天少爷做了什么,你多担待,改天我备上好礼送到您府上去,也算是赔礼道歉了,您看这样行不?”点烟警察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炮三爷的表情。

    “张队,今天不是我炮三不给你面子,而是你们那个天少爷冲撞到了我们钱爷,还有,还有陆爷,我做不了主,要不你问问我们钱爷和陆爷?”炮三其实也不想太为难警察,毕竟人家是警,自己是混社会的,大家能够相安无事好处多多,但是现在这个场面已经不是自己能够说了算得了。

    炮三爷这么一说,那个点烟警察,也就是张队迷茫了,西京市什么时候冒出个陆爷和钱爷了,而且看炮三爷对他们的态度显然对方的身份更为高贵一些,可是现在他也顾不上去细想这些了,将目光转向了钱熊,等待着钱熊开金口。

    张队看向钱熊,钱熊不敢说话,又将目光投向了陆遥,自己能有今天都是托陆遥的福,平日里陆遥不在也就罢了,现在陆遥就在跟前,哪里轮得到自己说话。

    “让他过来给我同学道歉,这件事情就算是完了?!甭揭5乃档?。

    道歉?

    道歉二字听到炮三爷和钱熊的二中显然是最轻的结果了,可是在张队长看来,这却是难于上青天,别人不知道,他们警察系统的人还能不知道周一天是个什么角色吗,他能轻易给人道歉了?

    “张队,还愣着干嘛,把那小子带过来,给我们陆爷的兄弟们道歉,没听懂吗?”炮三看张队愣在那里,不悦的说道。

    “这……”

    “怎么了,不愿意?”钱熊看张队结结巴巴的样子,脸色一变问道。

    “不是不是,只不过我做不了主,让我过去和天少爷商量一下!”张队说完一脸谄笑得退了过去。

    ……

    ……

    “你们黑社会很牛吗,还想让我道歉,自古以来只有你们怕我们,没有我怕你们,还妄想我给你道歉,做梦!”周一天怒气汹汹的朝着陆遥等人冲了过来,大骂道。

    张队长一脸无奈地跟在周一天身后,很显然,从周一天的态度来看,显然是没有商量出个好的结果来,眼看着事情已经朝着他控制不了的局面发展了。

    “是吗,这还是我在西京市这地界上第一次听到有人和我这么说话,看来有些人已经忘记我炮三爷是什么样的人了!”炮三爷不屑的看着周一天说道,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了张队长。

    张队长现在是里外不是人,看到炮三爷看向自己,马上就头转过去,看向别的地方。

    “你说对了,我周一天长这么大还真不知道炮三是个什么东西,下象棋的吗,隔着东西才能打吗,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没有炮架子就是个没用的东西喽!”周一天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其实这些话都不是周一天的本意,他也是知道西京市炮三爷的,那是黑道地位仅次于龙百万龙爷的存在,叱诧风云几十年,无人敢和他叫板,可是今天话赶话赶到这儿了,已经是没有退路了,而且,他心中还有这一丝侥幸,如果这一次借助自己父亲的警察身份,能够让炮三爷折了面子,那以后他周一天在西京市可就真的是可以无法无天,黑白通吃了。

    周一天说的话很难听,炮三爷的脸色很难看,谁也没有想到炮三爷的脾气和他的名字一样,像个炮仗,一点就着,在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一刀扎在了周天一的大腿上,鲜血渗透裤子,顺着裤管往下直流。

    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周天一被刀子扎在腿上都没有一点反应,直到看见脚下的那一滩红的刺眼的鲜血他才像是被夹住了尾巴的黄鼠狼一样撕心裂肺的叫唤起来。

    炮三爷太狠了,这是在场除了陆遥之外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尤其是钱熊,这些日子以来炮三爷一直陪在自己左右,对自己有求必应,唯唯诺诺的,甚至一度让钱熊误以为外面传言的炮三的名号就是吹出来的,他自己根本就是一个绣花枕头,外强中干。

    可是如今这一刀,让他真正的认识了炮三爷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狠人,同时也在感慨,自己终究不是混黑道成大事的这块料,如不过不是陆遥,自己还不知道现在哪里给人溜须拍马呢,这也更加坚定了他死皮赖脸,一心一意跟着陆遥的决心。

    “炮三爷,你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了?”张队长见事到如今想要大事化小,小时化了已经是不可能了,警察的工作自己铁定是要丢了,他生气,说了炮三爷一句,可是不敢对炮三爷发火,他一家老小都在西京市生活,即便不干警察干别的,炮三爷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

    “张队长,敢当着我的面说我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我不管他老子是什么局长,我给他这一刀是让他长个记性,也是给你面子?!迸谌崩粗比?,说着自己所想的。

    “你们四个快速清场,所有人一律赶走!”张队长回身对着小王几个叮嘱道。

    本来刚才就应该清场的,可是因为周天一的胡搅蛮缠硬是做罢了,此时周天一已经是彻底丧失了理智,在那里抱着自己的腿,摸着那把依旧插在他大腿上的刀,哭天喊地。清场便成了必须的。

    跟随周天一一起来的那些小混混们也是从未见过如此场面,所说他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混社会的,可是真的到了炮三爷这种级别的人面前就彻底哑火了,唯独那个“绿帽子”还有些小胆子,悄悄地给周天一的父亲发了个短信,并且配了一小段视频。

    今天自己一方如果没有一个能够镇得住炮三爷的人,自己这些人也是落不了好。